2016年4月16日星期六

父母两极化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在急症工作的这些日子,遇到形形色色的病人和父母。

第一种是《非常着急型》的父母:

我:孩子什么事了?
A:发烧了。
我:好,发烧几天了?
A:四个小时前开始烧的。

孩子在一旁跟哥哥玩耍,不像生病的样子。
我:哦,有做什么或给什么药吗?
A:没有,就带过来给医生检查看啊。


第二种是《漠不关心型》的父母:

我:孩子什么事了?
B:生病了。
我:哦,什么地方不舒服?
B:不知道,你问他自己。孩子,你不会跟医生说啊!


第三种是《愚蠢无知型》的父母:
这故事是听护士说的。

话说某天临晨时分,有对父母带着孩子过来急诊,说要给医生检查。
爸爸向护士要求轮椅,说要给5岁大的女儿坐着。
护士一看就觉得那个孩子怪怪的,怎么就静静地给爸爸抱着。
当护士前去握孩子的手时,握到的是一只非常冰冷的手!
原来孩子已经断气了!

护士赶紧把孩子推进去,进行心脏复苏。
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成功把孩子救活。
事后,护士问爸爸知道孩子几时停止呼吸,爸爸回说以为孩子只是累坏睡着了。
天啊,怎么可能!!!

奉劝各位父母,凡事都要中庸,不要太极端,不然我们是受不了。

2015年12月7日星期一

儿科尾牙宴

每年来到年尾,公司都会有尾牙宴,医院里的部门也不例外。
今年马大的儿科部在Nexus, Bangsar South办了场以《Winter Wonderland》为主题的 Paediatric Night 。
大家都盛装出席,我也一样,哈哈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筹委员的大合照:








与教授们的 Wefie 照:


















当晚献丑了,自弹自唱 Jason Mraz 的《Lucky》。
听得出我声音上的颤抖吗?




2015年12月6日星期日

最初的动力

医生好当吗?
答案是:不好当。
生活有很多东西因为工作忙碌而不得取舍。

有很多时候会因为工作而迷失自己,忘了当初行医的初衷。
会开始质问自己:我这样牺牲,值得吗?

当把孩子的病治好,看到他们快乐的笑容,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...
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