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6月30日星期六

莫须有的罪名


上个周末在产房发生的一个事件让我背上莫须有的罪名。
起初我不以为然,因为我的目的是要维护一位朋友。
但是,最近这事件因为有些“八婆”到处宣传,仿佛越闹越大。
当更多人当着我面前指责我,在我背后重伤我,我不晓得我还能坚持我的信念吗?
我真的很想喊冤!

我真的很想告诉大家当时的情况是:
因为那妈妈是第一胎,之前医生看后都不觉得会很快生产。
而且我们检查后也不觉得是时候,所以只是在旁边等候,没有穿上手套和外套。
突然间,那BB的头部开始出来了。
我们慌慌张张地准备好东西,然后向前去接生。
一开始是我在最前面,准备接BB出来。
但是,因为那Houseman看我似乎没有信心,所以他就接手来接生。
之后的整个过程都是由他来负责。
BB终于顺利的生产。
与此同时,那妈妈也附上代价,有一个fourth degree tear。
我和Houseman都称认当时因为没有及时给予Episiotomy,所以才促使这样的结局。
但是当时的情况真的太紧逼,没有足够时间来准备好器具。
旁边的死八婆护士就一口咬定说是我们没有Perineal guard啦,没有episiotomy啦,总之就是我们的错。
如果真的是我接生的,平时一直都很赶紧做perineal guard而被医生说太早按的我,会忘了做perineal guard吗?
怎么她不说是BB长得太大(3.5公斤),而造成严重的tear呢?
而且她还让人家以为是我,MS (Medical Student的简称),负责接生而造成的。
我没有当场改正她,而继续背这黑窝因为我了解我只需多呆在产房一个星期,而那位Houseman则得在那里三个月。
试想想三个月以来每天都被护士医生责骂,嘲笑的感觉会是怎样呢?

平时把病人放在前面,当成亲戚朋友的我,难道发生这事件后我会不难过吗?
如果我不难过,我会每天去病房,观察那妈妈的情况吗?
只是,那些护士就是喜欢责备人家,把衰事公诸天下。
人言可畏,一人传虚万人传实,说不定那天再踏入产房时,护士们就会指着我大声说:你们看,就是那位MS害死一位病人的喽!

7 条评论:

说...

你好
在中文部落格祭参展目录那里看见你的文字

来看看你一些医院插曲
呵呵
顺便打个招呼


*这里的护士都很凶,一点都不温柔善良...

MedicBoyz 说...

歪,
举手举脚赞成这里的护士真的很凶。
也许是看戏太多,多护士温柔有期待。

欢迎你来!有空多来坐坐!

feeling 说...

什么是fourth degree tear???

MedicBoyz 说...

fouth degree tear其实就是tear从阴部到肛门。是tear里面最严重的一种。

vanessa teng pei xin (丁培心) 说...

哇。。真的很衰咯!!不过真的很难避免的啦。。毕竟。。“八婆”的工作就是搬弄是非啊!

veronica 说...

真的是很恐怖的。。。。

想到都怕。。。幸好我生了两胎都没事发生。。。

AiFen 说...

说真的护士还蛮凶的。。不过多半都是45岁以上的吧。。menopause ~~~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